酷熱與寒潮

心水

 

 

Source:  It's So Hot in Australia That They Added New Colors to the Weather Map

 

 

 

 

去年甚囂塵上的所謂「世界末日」謠言,讓全球人口中約十分之一迷信無知者,提心吊膽了將近一年時光;真不知死去了多少細胞?所幸換回的是「末日」當天、太陽依舊爬上來,笨伯們愚婦們莫不其樂融融、與世人一起歡度新歲。

 

地球雖然照樣以24小時速度旋轉出了一天,可卻為南北半球各帶來了極大不同的天氣?

 

先說敝人居住的大洋洲地區,如今是初夏剛過、才進入了仲夏;本來夏季氣候溫暖,陽光普照,是人們最喜愛的美好時光。可以到戶外玩耍娛樂,尤其能到海灘嬉水,享受清爽海風吹拂之快。

 

但是、這個夏季、卻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酷熱天氣、號稱人間淨土的墨爾本城,前後數次被聯合國選為地球最佳城市排行榜冠軍,以及所含蓋的整個維多利亞州;昨天起高溫四十一度至四十七度間,中部地區更一連七日將徘徊在40度以上。

 

戶外幾乎難聞車馬聲,能不外出的人,多數躲在家中享受冷氣;對那些要從事戶口工作糊口養家者,諸如建築工人、道路及水、電、煤氣維修者、必然揮汗如雨、苦熱難當了。

 

往昔綠釉釉青翠養眼的前後庭園、行人道前草地以及公園,自入夏以來,在不知不覺中竟然變回幾年前大旱期的焦黃色,有份生機黯然的悽愴,讓人難過和徬徨。

大洋洲得天獨厚,尤其墨爾本這個天堂之鄉,幾乎與天災沾不上邊。冬天再冷也是零度以上、三至十餘度間算是極限了。最擔心的就是夏季的山火,居住城郊的澳洲洋同胞在每年夏季,當高溫侵襲時都要格外留神防範。

 

二零零九年二月的黑色星期六,因四十五度熱浪引起叢林大火,將墨爾本外郊小鎮焚為焦土,罹難市民及救火員多達數十人。與1982年的黑色星期五,焚燬墨市東南大丹特農市郊山區幾乎類似,真個令人心有餘悸。

 

炎炎烈日當空煎熬著大洋洲廣袤大地時;美洲、歐洲、蘇俄及中國北方,卻被寒潮所襲,變成冰天雪地的白色世界。

 

印度迎戰著44年來最低的極凍氣溫,單這幾天經已被冷死了114人;韓國低溫徘徊在零下25度。美國整片國土超過一半地區被皓皓白雪埋蓋著,每天全國公路上因惡烈天氣引起、而發生的車禍不計其數?人民生活大受影響自不在話下。

 

國內國外飛機更經常延誤起飛與降落,那些要到戶外營生者,可真是極大的挑戰呢。中國北方沿海的海面,海冰擴展了三海里之多。報導說中國寒潮將要繼續到二月初,新疆的楊菊清教授兩週前來電郵提起,他工作的城市早已冰封、零下35度每天還要乘五十分鍾的巴士去上班。

 

蘇聯與蒙古冷到零下4050度,真難想像蒙古的牧民們是如何渡過這個極寒之冬?東歐與南歐的人民同樣在寒潮下掙扎,經已有不少無家可歸的流浪漢被凍僵了。

 

聖誕節前定居紐約的任金蘭學姐傳來她與孫女在後園玩雪的相片,皓白雪景顯現被禦寒棉襖包裹著美人姿影;還敢到戶外堆雪人,應該是可忍受的冷寒。

 

我生平試過最寒冷的氣溫,是十餘年前十二月底到德國杜鵑花城為先母掃墓。先進的德國冬天家家戶戶都日夜開暖爐、汽車、超市、餐館也都如此,根本沒有冷的感覺。

墓園可是戶外,那天步下汽車後即受到寒氣侵襲;站在墓穴前時,上下門牙自動敲打,身上經已大衣毛衣圍巾層層包裹。隨口問侄兒,告知是零下27度,總算試到了「寒冷」的滋味。

 

熬過最熱的天氣,是一九七八年九月海上逃難、淪落印尼荒島那十七天;每天中午後,全體難民不約而同都浸到海水裏。我必抱著四歲大的幼子明仁,全家都到海灘浸水,只讓頭露出水面。這一浸往往持續到午後三時,才敢上岸。

 

那十幾天、每日中午幾小時都要被50度上下的高溫煎熬著,荒島沒有森林,熱浪襲擊無處可避,只能浸入海水。最要命的是當時每人每天只分配到一公升食水,酷熱又缺水,我們幾乎都將被太陽烤成「人乾」呢?

 

如今地球經已喜怒無常,是人作孽或者是老天變臉?要讓我們在不同的地區,忍受酷熱或極寒?人類除了自求多福外,還會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呢?

 

 

 

心水

二零一三年元月四日,撰稿於澳大利亞,墨爾本Melbourne41度高溫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**  投稿 郵請寄 ***

Bài vở & h́nh ảnh xin gởi về Ban Phụ Trách KHAIMINH.ORG

 

VanNgheGiaiTri@KhaiMinh.org

 

 

 

 

 

啓明网站  |  Copyright © 2004 - Present  KHAIMINH.ORG  |  Website Disclaim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