啼鳥處處聞

心水

*  *  * 

 

 

 

 

澳洲維多利亞州號稱「花園之州」,除了州的首府墨爾本市的高樓大廈外;近郊遠鎮方圓百公里內外,處處青翠盈眼,綠油油的樹葉參差,碧草如茵,空中鳥瞰宛若森林。每年九月春臨,一眾花魂齊復甦,杜鵲、玫瑰、百合、櫻桃、蘭花、茉莉、茶花以及天堂鳥爭奇鬥艷,顏彩繽紛。晨曦微露,鳥音繚繞鳴唱,猶如催人起床的時鐘,牅懶擁枕,想起孟浩然絕句:「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。」頗為貼切。

 

天籟使人爽心悅耳,未悉幾世修行始能置身這塊人間淨土;人在澳洲就是住於福地,心滿意足夫復何求? 從原居地南越華埠堤岸(現已改稱胡志明市)逃難到達耶加達,足迹已遍及香港、臺灣、新馬泰、菲律賓、汶萊、美國加州、亞利桑拿州、內華達州、加拿大溫哥華、歐洲多國的大城小鎮、以及中國的大江南北等城市,鳥聲鳥影難聞難見。有的只是沙塵滾滾,車吼人鬧,一幅幅現代化都市的地獄之景,置身該處莫不希望早日賦歸,快快回家。

 

每晨伏案敲鍵創作,開窗時有蝶飛來,花香暗湧,鳥語清脆,氣定神寧,往往使我靈思奔流,敲下一篇篇詩文、小說或雜文,真是其樂無窮啊!

 

多年以來,內子婉冰不願我獨樂,也早已在電腦螢光幕前敲稿,創作了不少散文、微型小說、新詩與漢俳。並擁有了其典雅的文風,從早歲陪我出席國際華文作家文學會議的觀察員身份,變成受大會邀請參加的作家,頗為可喜,令家人及友輩們皆感意外。

 

更令我驚愕與無奈的是她從小愛好粵劇曲藝,參加此間劇社,更曾經粉墨登臺、在墨爾本東南區史賓威城農曆年市遊藝大會演出。嗓子開腔後彷彿出谷黃鶯,終日歌聲繞樑,我的耳朵有福了。驟然間共同生活數十年的枕邊人變成百靈鳥,好似鳥魂附身?要在天籟裡發聲。從此、蝸居除了上文大段描述的桃源實況外,更是妙音流瀉,聲波佈滿家居空氣中。

 

我生性愛靜怕吵,讀書創作更要有寂靜環境,粵曲磁碟必定是大鑼大鼓,婉冰操曲時雖然關上廳門,我也關閉書齋。但因無隔音設備,她忘形時,聲浪自會侵襲,妨礙我思潮。夫妻約法三章,我敲鍵創作時她暫停放歌,行文至此,她的歌聲經已穿牆透壁從廳裡傳來,和著窗外的鳥鳴,洋溢無限春光美景,想唱時必然忘了諾言,如此痴迷,難怪了。

 

午睡小休朦朧中,黃鶯啟口婉轉清啼,只好推棉被而起到庭院蒔花拈草,盈室粵曲低唱聲聲入耳。黃昏在廳內讀書,廚房炊烟中溢出妙樂美詞,偶爾分神被誘惑聆聽,廚娘化作洛水神仙,有時變成陳圓圓或合砵曲中的白蛇。粵曲詞句本就典雅華麗,是極上乘的古典文學創作,尤其是唐滌生先生所撰的經典名劇,用字遣詞之精湛,確非其它戲曲所能超越。演繹歌手若有文學素養,唱出感情可令人百聽不厭呢。

 

人類自有一套適應環境的功能,初始往往為她無孔不入的歌聲、擾到心亂如麻。既無法禁止黃鶯展喉,唯有任其自然。何況她的聲韻本就柔和悅耳,不但文如其人,聲亦如其人也。天籟鳥鳴我所喜,百靈鳥以廣東話淺吟低唱亦不賴,嚴禁不但侵犯人權,也可能會引起家變呢?

 

年來廣閱佛經,最愛誦唸「般若波羅蜜心經」,為抗拒歌聲誘惑,礙我撰作詩文,創作前收攝心神專一讓思潮馳騁,打開電腦敲鍵之時,已能做到:

 

「是故空中無識無受想行識,無眼耳鼻舌身意,無色香味觸法。。。」

 

婉冰的粵曲化為天籟、融入窗外群鳥合奏之中,飄入我耳中又溢出,餘音裊裊如行雲流水,掀不起漣漪搞不動靈思。唯有當我關閉電腦完成創作,讓色聲香味觸法通通回到感官來,她的唱曲才再繞樑,妙音聲聲入耳。

 

這份功力是歷經數年與她之歌聲對抗,從厭惡到無奈,由無奈至接受再喜愛,然後控制自如,隨緣化解。既然我患手疾,敲鍵盤時之痛也可因「創作而驅魔」,凝聚靈思,專心一意時,非但色即是空,眼耳鼻舌身意,色聲香味觸法無一不空。鳥語花香蝶影以及婉冰的妙音皆是蝸居陋室的點綴,缺一不可,是空中實有。

 

家有黃鶯,盈耳歌聲起落啼鳥處處聞,我真是有耳福之人呢!

 

 

心水

二零一八年仲冬重修於澳大利亞,墨爾本Melbourne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**  投稿 郵請寄 ***

Bài vở & h́nh ảnh xin gởi về Ban Phụ Trách KHAIMINH.ORG

 

VanNgheGiaiTri@KhaiMinh.org

 

 

 

 

 

啓明网站  |  Copyright © 2004 - Present  KHAIMINH.ORG  |  Website Disclaimer